新疆旅游

当前位置/ 首页/ 旅游/新疆旅游/ 正文

追风的怪蜀黍的日记



在叶城休息一晚。吃罢晚饭去照相馆为索朗师傅洗照片,开店的是一个英俊的维族小伙,完全不懂汉语。无法沟通。幸而遇上一个开朗活泼的维族小姑娘给我们做翻译。小姑娘带着八角帽,穿着鲜艳我民族服饰,正在上高中。性格很好,和我们聊了许久。她问我们现在来叶城玩,是不是脑子有毛病——当然只是一种表述上的误差。她其实是担心我们的安全。毕竟228以后,来这里的汉族游客少了很多。

次日结完新藏车费,与索朗师傅告别。我们赶往喀什。喀什是我国西部军事重地,古代安西四镇之一,古丝稠之路最重要的一站。南疆旅游必去的古城。

香妃墓
香妃墓


刚过正午,到达喀什。住老城青旅。从新藏线过来我基本已经变成土人。几乎所有的衣服都被我扔进洗衣机里。老城青旅有着高耸露天洒满阳光铺满软席和到处可睡可坐的回廊,院子里坐着来自欧洲美国日本内地港台各地的驴友,他们低调而神秘,有的人骑车环游欧亚,有的人徒步走遍半个中国。老板是汉人,留着颇有艺术家范儿的长卷发和小胡子。阳光很好,我的衣服全洗了,也没办法出门,就躺在院子里软席上发呆。这里的白天很长很长,日落要到晚上十点半左右。想起几天前的艰辛刺激的新藏之行,仿佛此时正身处天堂。

崔东风同学打来电话,说帮我们搞了几张市内景点的票。晚上一起喝酒。崔东风也是一个传奇人物,早年背包客,揭黑记者,曾经差点出家,几个月前还在上海,如今已变成一个正宗的喀什人。晚上如期赴约,还临时叫上同行的川妹子和在青旅刚刚结识的,要骑行新藏线的小龙。一群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的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。美好的如同小说里的情节。

高台民居
高台民居


次日游老城。老城喀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居民都是维族人,只有不到百分之十的汉人。是新疆民族风情最为浓厚的地区。随处可见身穿鲜艳民族服装本地人。维族美女确实让人惊艳,头罩青纱,身着长裙,穿着时髦的小高跟鞋,骑着红色的小电瓶车,惊鸿一瞥,只留下纱巾之间美丽的双眼和如玉柱般挺立鼻梁。

出门打车,打十次,遇十次维族司机。汉语问路,一问三不知。名副其实的异域他乡。正象公交车的广告一样:不到喀什,不算到新疆。城市建筑也完全是中东风格,有着独特的欧洲古典建筑风格和西域民族特色。崔东风说,十年前他到喀什旅行的时候,几乎就好象到达了中东土耳其的某个城市。只可惜现在老城也在改造,被拆的面目全非。当年的盛景不复存在,只有一些依稀的样子可以让我们遥想追思了。

艾提尕尓清真寺
艾提尕尓清真寺


老城青旅在艾提尕尓清真寺后边。步行过去也就几百米的距离。艾提尕尓清真寺是全国最大的清真寺,在整个中东都有着相当的影响。寺里树木葱郁,白鸽飞翔,自有一种神圣圣洁的氛围。清真寺里没有塑像,因为伊斯兰教不信奉偶像崇拜。教众赤足行礼,虔诚祈祷。宗教,总是能让人找到归宿。

在老城里买了一串玛瑙石,在高台民居拍了几张照。香妃墓里蹭了导游,听了关于香妃家族的传奇故事。说实话,这些景点现在都有点面目全非。没有当年的味道。不过那种走过历史的感觉,岁月就仿佛从脚下留过,异常奇妙。南疆的美除了帕米尔高原以外,不在自然,而在人文。



回到青旅。天色已晚。大家兴致依旧很高,在院子里聊天。汉族的穆斯林小白,正在做他的环疆游历。给我们讲了很多关于古兰经的教义。似乎所有虔诚的教徒都有着狂势的传教爱好。小白兴致很高的教我们说入教箴言,还拉了几个老外一起学。昨天去塔县的小林美女刚刚回来,说了去帕米尔高原的种种经历。在莎车做工程的石大哥,讲了去河道里寻玉的趣闻。已经午夜十二点,按规定大家都不能高声交谈,只能窃窃私语。这样的夜,这样的经历。在回到正常生活的我的午夜梦回中,反复出现,显得无比美好。
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 新疆人网 或查找公众号 安妮导刊 即可。